友達募集中

Fly me to the star.

能不能!不要!让我的!首页!出现!赤!安!tag!!!

这个月会尽力产出两篇all新(大概

因为现在只写百合了bl需要努力复建

我尽量写得有意思点

来问问你们想看啥CP

【长篇】末世余响 残响篇.07

Chapter 7




        烛灯恍惚间好像看见了玲珑玉的眼眶中有泪水在打转,随即她甩了甩头侧开了身子,远离了烛灯的视线。




        玲珑玉哭了吗?烛灯晃神了一阵,麻木地走着然后绊了一跤。




        虽然这时候他本应该想着“平地摔是主角的属性”,但这却一点都不能让人高兴起来。




        整支队伍都陷入了沉默。




        烛灯转过头看向其他人,想为跌倒的尴尬缓解气氛,却看到麓和心情道紧握的手露出的边缘满是汗。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方圆几十里的遍野尸体和刚才传来的嘶吼声。在寂静的校园里,在绝望的末日中,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绝望的了,或许唯一可安慰人心的就是他们五个人在作伴。




        连续多日紧绷的神经和末世中败落的家园早已让这群少年少女们极近崩溃。原本应当在家一边吹空调一边吃冰棍的酷暑假期,现在的他们却在这里极低的气温和万分的疲惫中瑟瑟发抖。




        天空是阴郁的。虽然并没有雾气,但向远方看去只有一片白茫茫。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绝望。




        烛灯本是个热血的少年,现在却拖着千疮百孔的心和疲惫不堪的身躯缓慢前行。他的内心很不是滋味,即使想为大家说出一些鼓励的话语,也只不过是徒劳罢了。




        他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抬起头,发现是站在桥梁尽头面对他们的极地东风。




        “……生宿……灯……吗?”




        什么……?




        为什么我听不清楚……




        ……等等我!头,好疼……




        随着一声刺剑般的耳鸣穿过耳膜,烛灯的视野化为一片漆黑,思考中的大脑化为沉寂的湖面。






        烛灯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的鼻尖环绕着淡淡的清香,头部有些微的刺痛但脑后的触感很温暖,虽然有点硬……




        然后他用力想睁开双眼,这时听到了杂碎的几道少女音色,然后他的头好像被轻轻托起,下一秒……




        疼!




        烛灯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扔在了又冰又硬的地上,痛得直咬牙。他努力清醒过来后,眼前是心情道在低头望着他。




        缓缓地坐起来,烛灯环顾四周,发现玲珑玉在不远处不知道为何脸有点微红,没再看到其他人。




        看起来这是男生宿舍的房间,墙上还挂着当红女星的海报和游戏海报,一地都是乱脱的拖鞋和脏衣服,一共有四套下面是桌子、上面是床铺的家具。而自己躺的是靠近门口的地上。




        等他弄清楚情况的时候,玲珑玉已经走了过来:“你晕倒了,笨蛋。”




        “我……抱歉……”烛灯挠挠脑袋,扶着墙站起来,“老地和老……麓呢?”




        “在这。”




        只见从门口走进两个美貌的少女,似乎是因为烛灯的称呼,看起来表情有些无奈。




        “你还好吗?”心情道也站起身,歪着头看看烛灯。




        “嗯……谢谢你们关心啦,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可能是因为熬夜多了吧……”




        听完极地东风叹了口气,说:“前辈他们经常劝你吧,这可是真的会猝死的。”




        “哈,哈……抱歉……”




        “那么就继续探索吧,不要在这家伙身上耽误时间了!”玲珑玉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些别扭,催促着其他人。




        “啊好!那么,出发吧!末世小分队!”烛灯见气氛尚可,便急忙提起精神抬起手臂喊道。




        “小声点啦笨蛋!话说小分队是什么玩意呀!”






        黑漆漆的屋里只有敲键盘和不知是什么的滋滋声音,屏幕前有一个带着黑眼圈和胡渣的青年,穿着长长的白大褂,乱糟糟的浅蓝色头发像鸡窝一样,两只不同颜色的瞳孔被光照得看不出是什么色彩。




        突然一声“啪”的响声响起,屋内瞬间变得明亮。照清了屋里一堆乱七八糟的电线和设备,让人分辨不出这些东西的用途。




        青年眨了眨红蓝双色的异色眼睛,没有转头看来人是谁便道:“你这样就是想弄瞎我的眼睛!”




        “你那样看电脑才是迟早会瞎!”一道带着霸道的女孩声音传出,来人是一个身穿黑色洋装的女孩。




        “是是是,我的小祖宗,您说的对。”青年叉起一口泡面塞进嘴里,“今天您要吃点什么?”




        “这还差不多。树莓蛋糕和榴莲酥吧。”




        “好的!那就红烧牛肉面和鸡蛋汤吧。”




        “你找死!”

【长篇】末世余响 残响篇.06

Chapter 6




  “这到底……”五人面前的,是一副惨烈不堪的场面。




  满地都是爆出的深褐色血液和胆汁,走几步路时不时还会踩到残肢断臂,大片的肉块和骨头散落一地,眼前就是这样一副残状。




  这里离大学城已经不远了,一行人在前往大学的路上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感染者尸体,这也让他们心里充满了越来越多的疑问与不安。




  “不会是新的病毒吧……”玲珑玉在烛灯身后小心翼翼地避开污土,为了绕开尸体不小心被绊了一脚,她连忙拽住烛灯的胳膊才没有摔倒。




  “看起来可不像是好的预兆。”麓摸了摸鼻子,随后将背上的弓箭握在手中,警戒起来。




  “怎么了?”极地东风看向迟迟不发言的烛灯,“你还好吗?”




  “啊……!嗯,呃……没什么。”烛灯低下头,似乎在沉思着,“事件他好像还在学校……我担心他和γ会不会有事。”




  “有γ小姐在,事件老师也很厉害,他们不会有事的。”极地东风拍了拍他的肩,表示安抚。




  “γ酱一定会没……呜哇!”心情道一脚踩上不明的白色流体,大叫一声,“什么东西哇!黏黏的好恶心!”




  极地东风思索着那可能是被爆出的眼珠,默默走着没说出来,耳边是麓对心情道安慰的话语。




  几人走到车边后迅速入座,越野车和轿车分别被发动,向大学驶去。




  一路上风景散发着阴郁的气息,路上的尸体也越来越多,所有人闭口不提,对这寂静无声的世界充满了疑惑和不安。




        大学城内一片寂静,看起来像一座死城。




        待汽车缓缓轧过大门的铁轨,烛灯开口道:“接下来……去哪?”




        “……宿舍楼。”


        “……广播站!”


        “…………”




        “好吧,大家统一一下意见。”麓揉了揉眉心,用清晰的声音说道。




        “那么……先去比较近的,活动楼吧,广播站在那里,说不定还能用呢。”极地东风提出想法。


    


        “赞同。”


        “好。”


        “我没异议。”


        “我跟着大家就好了。”




        虽然人数变多了,但意见还是能统一下来,可以说是很出人意料了。极地东风在心里缓了口气。




        “那么就出发吧。”




        越是进入大学,越是让人不安,因为这里只有不会行动的感染者,连攻击他们的丧尸都没有。




        经过令人焦躁的一段沉默时光,他们来到了活动楼。大门玻璃已经被砸碎了,地上还有着干涸的胆汁和血液印迹。




        来到三楼的过程让人心情沉重,因为楼梯上放置着很多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桌椅,东倒西歪,上面还有汁液的痕迹,看起来让人不舒服。




        三楼的广播室看起来已经被人光临过了,虽然没有人,但是柜子和抽屉都是打开的。




        经过烛灯和心情道的一番研究,确认断电后也没有备用电源、无法使用广播后,大家有些失落,同时也有些庆幸。




        不知道在这里还能找到什么,真是让人不安。




        沉默继续蔓延。在整个活动楼的搜索毫无收获,这让一行人感到不安。




         接下来一行人穿越了除满地尸体外可以算是空荡荡的半个校园,来到了宿舍楼。


    


         宿舍楼看起来死气沉沉的,男生宿舍部分的四楼窗户上还挂着一具尸体,一副景象看起来让人反胃。楼的外部本来刷上了暗红色的油漆,现在底部溅上去了不少黑褐色的印记,使烛灯不禁打了个哆嗦。




        为了避免分开,即使有些隐私问题要注意,众人还是选择了一起调查。女生们走在前面,看见某些房间里的不堪景象就急忙拉住后面的人,烛灯只注意到了屋内大片白花花没有血色的皮肤。




        走在连接两栋宿舍的桥梁上,走在最前面的极地东风突然停住了脚步。




        不仅她,其他人紧接着也停滞脚步屏息凝神地安静下来。




        有什么从远处传来了。




        那是丧尸嘶吼的声音。

我好想!

写!

安柯!

为什么我梦里的安コ内容都这么奇葩!

呜好想产安柯粮但是我写不出来呜哇————

不写勒我

写不出来我就不写勒

【R15】根本写不下去了



短暂的亲吻结束后,AK12微微皱起眉头:“抑制剂?”她轻抚着AN94的长发,力道不由地有些加重。


AN94侧过头去,用沉默代替回答。


“对身体不好,不要再用了。”AK12叹了口气,双手移到衬衫上,将扣子一颗一颗解开,然后拽下领结扔到沙发上。


AN94咬咬牙,想要用力站起身逃走,却被AK12抱起并扔到了床上。


“你逃不掉的。”


AK12抬起腿趴上床铺,分开双膝跪在AN94腿的两侧。她伸出左手攥住对方推向自己的双手,右手掀开AN94的长裙,解开搭扣脱了下来。